智邑管理研究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智邑管理研究院 > 智邑·中国企业战略评论 > 宏观经济

世界银行: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创新的高收入社会

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经济绩效令人印象深刻。GDP年均增速高达10%,5亿多人口脱贫。中国目前是世界最大出口国和制造国,也是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未来能否仍然以较快的速度持续增长?这种增长能否在与国际社会、生态环境和自身社会结构相互适应而非严重冲突的情况下实现?

详情>>

2030,平稳震荡后的强大中国

目前中国发展面临三大内部矛盾,即市场经济体制与计划经济体制的冲突,党派政治、威权政府与民主法制诉求的对立以及传统价值观与现代自由理念的矛盾。这三大矛盾是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障碍。

详情>>

瑞银集团:2013年的经济增长靠什么

未来几个月到明年3月份的一个风险是,在换届完成之前,政策可能缺乏方向和协调,尤其是当没有重大外部冲击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家信心可能会进一步受挫,复苏也可能会进一步推迟到明年二季度。

详情>>

对话里夫金:中国能否搭上第三次工业革命早班车

如果中国想在新世纪扮演领军角色,就需要加快发展速度,以适应即将来临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详情>>

对话吴敬琏:当前中国改革最紧要的问题

近几年来,关于改革的共识出现弱化趋势甚至破裂的议论一直受到各方面的关注。吴敬琏在与财新《中国改革》主持人的交流中阐述了对中国改革问题的最新思考,呼吁不仅要改革的“顶层设计”,更需要改革的“顶顶层设计”,确认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路线,重启改革议程。

详情>>

对话林毅夫:可持续增长的中国经济

当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增长前景不再乐观时,刚刚卸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的林毅夫认为,中国经济还有很大潜力,未来20年有望维持8%的增长,引发诸多争论。更因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强调政府的作用而备受质疑。

详情>>

对话蔡昉:挖掘人口红利的空间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蔡昉长期对人口红利的问题进行系统研究,并在近年提出中国人口红利即将消失,刘易斯拐点将出现的重要观点。

详情>>

对话韦森:把脉中国经济

今年初始,中国经济已放慢前进的脚步,出口的下滑、产能的过剩,再加之消费的疲软让原本动力十足的“三驾马车”开始举步维艰。从年初的通货膨胀压力,到年中所谓的“CPI下行”,货币政策的每一次调动都刺激着市场的神经。再加之房地产市场调控、证劵市场制度改革、国际板上市等争论,在此宏观背景下,中国经济将何去何从?面对中国经济的增速下滑,什么才是最适宜的宏观政策?未来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在哪里?货币流动性、楼市、股市的核心问题又是什么?

详情>>

对话萧功秦:中国的权威主义政治及出路

2012年8月,学者萧功秦的第九本书——《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走出中国转型的困局》出版。在书中,西化自由派仍是萧功秦批判的三个对象之一,但时移世易,极左派思潮已经成为这位新权威主义代言者视野中最危险的敌人。

详情>>

胡祖六:中国经济保增长勿忘改革

扭转经济短期滑坡固然重要,但治理因改革疲劳症而疏忽了的中长期结构问题,更是迫在眉睫。

详情>>